文:刘素宏刘景丰 编辑:苏琦 来源:燃财经(ID:rancaijing) 在确定自己被裁员之前,身为技术专家的 Andy 还在工位上进行产品测试、排除 bug。 一年前,她放弃了其他公司双倍" />

凤凰马经论坛 甲骨文还有难以克服掉的外企综合征

机电学院浏览次数:  发布时间:2019-05-13

c?甲骨文大裁员:云计算业务全面掉队,裁员“后患无穷”_IT新闻_博客园
ontent">   文:刘素宏刘景丰  编辑:苏琦  来源:燃财经(ID:rancaijing)  在确定自己被裁员之前,身为技术专家的 Andy 还在工位上进行产品测试、排除 bug。  一年前,她放弃了其他公司双倍的薪水和管理岗位,进入光鲜的外企做技术专家。甲骨文的平台加上蒸蒸日上的云计算业务,这本该是日后简历中的闪光点,但突如其来的裁员让一切破碎。  Andy 是此次被裁的 900 多位甲骨文中国区研发中心的员工之一。根据燃财经了解,该公司将裁撤中国区研发中心(CDC),整个 CDC 约 1600 人,首批确认裁员约 900 余人,其中超过 500 人来自北京研发中心,目前销售等岗位依然保留,但不排除下一步的持续裁员可能。  “我甚至不记得到底是N+5 还是N+6 的赔偿,脑子完全是懵的,HR 谈话不会超过 15 分钟,我的 HR 还算 nice,更多同事的 HR 根本连听他们抱怨的时间都不给”,Andy 说,“无法想象,上个月还在加班,这个月就被通知裁员,而且我们有几个细分产品排名和市场占有率还不错”。  总部在美国的甲骨文公司,是全球排名仅次于微软的第二大软件公司。1989 年,甲骨文正式进入中国市场,2002 年在深圳建立第一家研发中心,随后在北京、上海、苏州、南京相继成立研发中心。  但到了 2018 年,甲骨文的云服务在中国的市场份额直接排到了十名之外,在世界云计算市场份额的占比甚至直接被归入“其他”类。甲骨文真的老了吗?  01  900 余人同时被裁  两周缓冲期难以找到工作  正式被通知裁员的前一天晚上,下班前,Andy 和同事们收到了邮件形式的会议邀请。5 月 7 日上午 9 点,接通会议后,他们收到了来自美国总部的正式裁员通知。  “是远程会议,很严肃地通知我们被裁掉了。话筒是屏蔽的,我们没有机会说 Yes or No,也没有机会去问任何问题,只是被动的听到一个录音”,Andy 回忆,这次会议甚至被动到没有显示参会人员信息,只知道对方是一个 VIP 账户,以往呈现在办公软件上的 list 都被隐去了。  电话会议之后,是 HR 的逐一面谈,对条款进行解释,每个人控制在 15 分钟以内,谈话内容要求保密。不在离职协议上签字的,无法拿走协议,不能录音和拍照。“我很多同事的 HR,连听他们抱怨的时间都不给”。  对于外界盛传的“N+6”赔偿方案,甲骨文员工似乎并不满意,“可能有的人还觉得这个赔偿方案很厚道,但实际上缓冲期真的太短了,比此前亚马逊中国的裁员缓冲期要短很多”,在 Andy 和她的同事们看来,这个方案充满了“威胁和期望你在 5 月财报季到来之前迅速走掉”的意味。  N+6 补偿方案生效的前提是在 5 月 22 日之前签字,如果不签字,赔偿就只有N+1,再不走只能按照N来赔偿。“快刀斩乱麻,这很像是为了让即将到来的财报季好看,节省员工开支”,Andy 说。  公司对涉及到的赔偿工资设置了上限。当员工日常工资超过 3 倍社会平均工资时,将按照N*(3 倍社会平均工资)+6*(员工日常工资),这一方案进行赔偿。2017 年度北京市职工年平均工资为 101599 元,月平均工资为 8467 元。  “这样的做法真的罕见。乍看起来N+6 是不错的赔偿方案,但细看则不然”,一位 IT 行业从业者对燃财经如此评价。  “我们知道裁员势在必行,但两周缓冲期太让人难以接受”,一位甲骨文中国员工告诉燃财经。  5 月 7 日下午,有员工拉起条幅对这次裁员进行抗议。  Andy 称,此前人力统计过,这次被裁员工的平均年龄在 37 岁左右,通宝高手5554445com,在 IT 圈,这已经是非常尴尬的、不具有市场竞争力的年龄。更让 Andy 们恐慌的是,有近 1000 人同时投放到市场,刚刚过去金三银四的黄金期,在很多互联网公司 HC(人员的预算计划)都冻结的情况下,两周内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,员工担心离职之后社保、公积金都会断掉,118图库红姐统一彩图。  02  云计算业务全面掉队  在全球都处于上升期的云计算业务却是甲骨文裁员的重灾区。  裁员波及云计算部门,让某员工倍感意外。在他看来,他所负责的云计算业务还有几个新产品在测试中,两周前能感受到公司业务节奏有些放缓,尽管传言不断,但裁掉一个如此重要的业务部门,让人意外。  不得不承认的是,甲骨文的云计算业务几乎停滞不前,其增速与国际巨头和国内市场相比,都相形见绌。  亚马逊云业务在今年第一财季的收入同比增长了 41%,达到 77 亿美元,营业收入增长 59%,达到 22.2 亿美元。阿里云 2018 年营收 213.6 亿元,相比 2017 年的 111.7 亿元几乎翻了一倍,成为亚洲最大服务商,腾讯云服务收入在 2018 年增长超过 100%。  早在 2018 年 6 月,摩根大通将甲骨文股票的评级从增持变为中性,并且发布了一份利空甲骨文的 CIO(首席信息官)调查。  这份对 154 位大型公司 CIO 进行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,只有2% 的 CIO 提到甲骨文是大型公司使用云计算服务时“最不可或缺”的供应商,对比之下,27% 的 CIO 认为微软最不可或缺,12% 的人认为亚马逊 AWS 最不可或缺。  大多数大型公司 CIO 减少购买甲骨文的服务,甚至认为向云转型的过程中甲骨文可有可无。当天,甲骨文股价下跌 4.9%。  甲骨文甚至在财报中刻意避开公布云计算单项业务的营收。2018 年 6 月 20 日,甲骨文在发布的截至 5 月 31 日的 2018 财年第四季度财报中,通过“业务重组”的方式,将云计算业务的营收跟以往的业务进行了整合,而不像前几个季度那样,把云计算业务的营收单列出来。  尽管该财季营收和利润都超过华尔街预期,但是因为公司不再详细披露云计算业务的具体营收,甲骨文股价当天下跌 7.46%。  这样的变化显然没有被股东放过,在财报电话会上,甲骨文的高管们被追问云计算业务最新的营收数据。高管们称,公司在第四财季创造了 17 亿美元的云收入,跟第三财季 15.66 亿美元的营收相比差别不大。甲骨文创始人拉里·埃里森  根据全球权威统计机构 Gartner 在 2018 年 8 月发布的世界云计算市场份额占比的报告,亚马逊 AWS、微软 Azure 以及阿里云分列全球云计算业务前三甲。而甲骨文的云业务直接被归入“其他”。  难怪 2018 年 11 月的亚马逊 Re:Invent 大会上,亚马逊 AWS 的 CEO 安迪·雅西在发布旗下重磅产品时还顺带嘲讽了一番甲骨文,直言其在全球云计算市场份额太微不足道。  而在中国,甲骨文的云服务市场份额直接排在十名之外。根据 IDC 统计 2018 年 1 月到 6 月中国公有云市场的数据,排在第一的阿里云占 43% 的市场份额,其次为腾讯云占 11.2%,排在第九名的华为云市场份额仅占到 2.3%。  究其原因,一方面作为外企,除了政策限制,甲骨文还有难以克服掉的外企综合征。“外企不轻易降低身段,把美国核心的技术完全放到中国,不做适配和本地化,就很容易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”,一位云行业从业者表示。  另外,甲骨文一向崇尚工作生活平衡的文化。Andy 说,很多在甲骨文中国十几年的老员工即便没有年度调薪、升职,也会愿意留在甲骨文,因为这里“不是拿命换钱,不强制加班,只在产品上线前的几个关键节点需要加班,之后还有机会调休”。但这样的工作节奏显然要败给“拿命换钱”的本土 IT 公司们。  有人略带惋惜地称:“甲骨文这么快就在云计算市场掉队了?”  03  业务停滞增长,裁员“后患无穷”  甲骨文的调整是全球性的。在印度、美国,甲骨文也在裁员,但幅度和影响力远没有在中国大。两个月前,外媒曾报道,甲骨文计划在加州地区裁员 300 余人,甲骨文在北美地区将有5%-10% 的员工失业。  此次中国地区裁员,云计算相关研发人员在首批名单之中,背后是甲骨文迟滞的业务增长。  甲骨文今年 3 月发布了 2019 第三财季财报(截至 2019 年 2 月 28 日),第三财季总营收为 96.14 亿美元,与去年同期的 96.76 亿美元相比下降1%。  甲骨文这家昔日巨头,曾经在企业服务领域仅次于微软,如今靠什么业务赚钱?  根据三财季报显示的各部门业绩来看,云服务和授权支持业务营收为 66.62 亿美元,与去年同期的 65.87 亿美元相比增长1%,在总营收中所占比例为 69%,高于去年同期的 68%。云授权和现场授权业务营收为 12.51 亿美元,与去年同期的 12.99 亿美元相比下降4%,在总营收中所占比例为 13%,低于去年同期的 14%。硬件业务营收为 9.15 亿美元,与去年同期的 9.94 亿美元相比下降8%,在总营收中所占比例为 10%,与去年持平。服务业务营收为 7.86 亿美元,与去年同期的 7.96 亿美元相比下降1%,在总营收中所占比例为8%,与去年持平。  也就是说,掉队的云计算业务,依然是甲骨文业务的大头。  在一位云计算行业从业者看来,甲骨文的云计算落后了,转型速度太慢,也是很多传统 IT 企业的通病。在数据库领域,增量市场基本都在用云上的数据库了,而存量市场不断在萎缩。  像亚马逊、阿里巴巴,以前都是甲骨文的老客户,但是现在他们不但“去 IOE”(在 IT 架构中,去掉 IBM 的小型机、Oracle 的数据库、EMC 的存储设备),而且自己开发了适合互联网的数据库,抢了很大一部分市场。人才流动也从甲骨文开始外流。2016 年两位甲骨文中国区高管加入阿里云,包括原甲骨文全球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技术总经理喻思成,原甲骨文产品战略部高级总监刘松。  在业内人士看来,甲骨文这次裁员的影响会比较长远,国内很多企业依旧在用甲骨文的数据库,如果彻底放弃中国市场,客户心理会受影响,甲骨文的数据库服务以后还能不能持续,将成为一个大问题。